发展中国家应警惕数码技术的破坏冲击

日期:2014/6/21 10:21:54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撰文指出,发展中国家的持续高增长目标,如今面临着多项重大障碍--其中许多他们基本上是无法控制的。除了发达经济体增长缓慢,以及危机后的货币和金融异常情况之外,还有数码技术所带来的破坏性冲击,而这将削弱发展中国家在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方面的比较优势。由于上述趋势都是不可逆转的,因此适应是唯一的选择。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数码技术冲击 劳动密集优势减
    
    机器人技术在电子装配业已实现了长足的发展,而缝纫行业--一直以来都是很多国家加入全球贸易体系的敲门砖--则可能是下一个目标。随着这种趋势持续,慢慢地,将供应链安置在位置相对不便但具备成本效益的劳动力聚集区周围这一策略,似乎已没甚么必要,而生产则向终端市场靠拢。比如国际体育用品制造商adidas就已经在德国建厂以安装生产高档运动鞋的机器人生产线,同时计划在美国开设第二家。
    
    有鉴及此,发展中国家需要立即采取行动调整自身增长战略。而制定一个合理框架,必须考虑下列几个关键因素:
    
    首先,发达国家所面临的问题--从经济放缓到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可能会继续存在,在一段较长的时期内压低全球各地的增长潜力。在这个背景下,发展中国家千万不能尝试那种试图利用积累过度债务的不可持续手段,来提振需求。
    
    相反,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那些处于经济发展早期阶段的国家)必须为本国商品找寻新的境外市场,并尽力拓展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机会,因为其中许多国家其实具有相当强大的购买力。虽然这种需求肯定无法完全抵销先进国家的需求下降,但却有助于减轻对经济的冲击。
    
    促进投资 激发需求提高生产力
    
    第二,公共和私人的投资仍然是一个强而有力的增长引擎。对于那些产能过剩的经济体来说,有针对性的投资可以产生双重效益,在激发短期需求的同时,又促进未来的经济增长和生产力。因此应该尽量补足那些能实现高社会和个人回报的投资项目资金缺口,甚至完全填平。
    
    这些提高增长和生产率的投资,应主要由国内储蓄来融资,当然债务融资也是一个选项。而长期稳定的基础设施投资,可至小部分地由国际发展机构提供经费。
    
    第三,以保护并提高实体经济增长潜力的方式来管理资本账户至关重要。来自低利率国家的大规模资本流入可以很轻易地推高汇率,令经济中的贸易部门压力陡增。同时,资本流向逆转的预期,也会增加风险,阻碍投资,并可能导致突发的信贷紧缩。
    
    在这种情况下,有选择性的资本管制和小心谨慎的储备管理可以有助于稳定国际收支平衡,并确保贸易条件(Terms of trade,见下文)不会变化得太快,以致抵销生产力增长。事实上,成功的发展中国家甚至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之前,就采取这类政策了。
    
    拥抱数码创新 向服务业转型
    
    第四,这场数码革命须以务实方法应对。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应该明白,虽然数码技术的冲击会来得很快,却不可能在一夜间淘汰现有的增长模式。例如中国的持续增长和不断增加的家庭收入,正为低收入经济体的低成本制造业创造了机会。
    
    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必须明白,他们的增长模式必然会在数码技术的影响下产生变革。但与其将此视为一种威胁并试图抵抗,发展中经济体应该通过拥抱颠覆性的创新,来掌握这一趋势。这意味着投资于包括物质和人才--去发展支持应用这类技术的能力。
    
    除了升级制造业之外,发展中国家应准备好实现向服务业的转型,因为随着收入的增加这是不可避免的(尽管准确时间很难预测)。事实上,各国应寻求各种机会去提升自身的服务业贸易水平,就像印度和菲律宾所做的那样。
    
 
版权所有:十方数码技术有限公司